01 契子 她是一个俊美的中性调美少女...单眼凤眼却是大而媚, 细致的五官,却是留着一头短而薄服贴着美丽的,消瘦的脸庞! 如果是男生,就是斯文到不行有点娘。 但她却是到地地的女生,又加上戴一个黑框的眼镜, 来掩饰自己柔媚出色的五官,呆若木鸡的 呆样。 168公分的高度,在男生中算 中庸,但是就女生来说算高挑的。 在学校中低调到,希望自己隐藏在人群中,不被发现! 不求表现,成绩中庸,任何事 不关己一定闪掉,永远在角落,埋在书中 当屏障 睡觉, 不理任何事 只做自己,一天到晚,难得说到一句话,都只有单音,”嗯!喔!好!是!...对!” 她清秀年轻的脸孔,永远是一号表情,就是无表情的脸, 无趣到,渐渐地让班上的人忘了,还有这号人物。 在她心中有一道看不见伤痕,只有自己知道那道可怕的伤痕,在心中挥之不去的恶梦。 她在家却是好孩子,乖到不行的,很听妈妈的话,很爱自己的母亲,没主见的乖巧。 妈妈离婚了...跟着一个大公司的总经理。 那时的她才上国一,青春期...但却不叛逆! 行事很低调希望自己,像空气一样不被人发现。 反而是总经理(继父)的大儿子,张强 非常不可理喻。 高兴时对他邪笑!不高兴时抓她起来骂一顿...说她不男不女的丑样。 张强 有个非常性感美艳的女友...常常故意带回家鬼混,她房间在张强的隔壁 唉叫声..呻吟声不断...让她都快受不了。 自己已经很低调了!不知为何还是躲不过他,如狼般的掠夺侵略! 落下狼印..狼吻...狼痕..挥之不去,一切切让时间,去沉淀,去遗忘! 身体的伤让自己慢慢......疗!! 狼___ 痕 (限) 虐02 @@勿看.....18限! 看了就不要说话........一切在尽在不言中....请低调 记得那一天,他穿一件白色内衣,与一件四角内裤,就屌样!晃进她房间 […….]他邪俊的黑黯的锐眼,看她一眼...。 [...不会叫人唷...]她虽面无表情,但却是心惊胆颤。 [啊...哥...]她乖乖地叫,面无表情,心却是害怕不已。 [可恶!...为什麽你,这张要死不活的脸,一直徘回在我脑中...该死!] 尤其是在跟自己,马子作那档事。 只要知道她在隔壁,就变态地狂插、狂要女友……最近他女友喜滋滋地! 常常缠他,想要跟他回家,因为在别的地方,他根本不上她。 张强,高出她一个头179公分..他是粗壮到不行,高大壮硕,在大学是篮球高手 在学校是风云人物...多少女生梦寐以求的情人! 他却是从不追女人...的酷男。 现在这个女友,也是她主动献身着!男人是下半身,思考的动物。 有一次她约他下课时,在无人的空教室,她主动贴近他..用她性感的双乳, 贴在他身上磨蹭着他,发现她居然没穿内衣! 他邪笑着,手不客气伸进衬衫内,抓着一边的丰盈,逼视着她说... [这是你自找的...我不会负责...嗯!] [啊..好啦..]她媚眼眨着,感受到他手的温度,让自己爱的人摸 真是无法形容的爽! [你都没穿...嗯..]他眯着眼,伸进裙子内,直接就摸到小穴口..已经微湿! [嗯...]她全身都呼唤着他,来爱抚她..疼爱她! [警告你,不准吻我的唇,不准爱上我、缠我!]他冷酷地说。 有一个女的,主动献吻,他不客气的打她一巴掌。 [好了!...那我吻你的那儿....嗯!]她邪媚的说。 他轻笑点头,拉下他的裤子,他年轻的身体哪能忍,这样的邀请! 巨根早已硬挺就已经弹跳出来,她含住它抽动着..舌舔着小头 [喔...喔..]他爽快的,那巨根又变得更大更粗。 要她跪趴在地上...翘高白嫩的屁股,穴儿已经湿淋淋,他用手去探...手插进 [啊...]她已经配合着自动抽动着..啪.! [真淫荡...套子呢!]一把打,一下雪白的屁股,马上一个红手印... [啊...好痛唷..拿去啦] 她抖着屁股,唉叫 埋怨着。 他抽出手指..套好!套子用力冲撞!一撞到底 [啊...啊...]她有点吃疼着。 他开始律动,手用力抓着前面的奶子...[啊...]她也配合着他的抽动 一阵手机声响起,电话显示是家里打来的... 这个时候一定是他那个俊美的妹妹打来的...[喂...有事快说..] [啊...啊!..]他一边说,一边更强烈的抽插着身下女人。 [哥!...妈...你要回来吃饭嘛] 她听到女人的呻吟声,她怕惹哥生气怯嫩嫩地说。 [....无聊...我在办事..再吵..你就完了...] [........]她拿着电话,不敢挂!等他先挂电话。 [啊...]娇叫声不断。 [丽凤跟我妹子说说...话..] [啊!...啊...你...好坏...]”啪啪”她娇喘着。 ...但被他压在身下,浪穴又被插的好爽。 想推开强壮的他,无理取闹,却舍不得推,还是配合着抽动着! 呻吟与浪穴拍打水声四起回荡在室内。 说完电话,他马上推开她,抽掉保险套子,却还是硬梆梆的巨根, 在月光下发出,闪亮亮的水光! [你....怎麽了..] [不做了..]他用卫生纸擦掉,残留在上面的 有点透明白色爱液,想穿回裤子...。 [为什麽!...你还没射啊!...]看着他的巨根...小穴还很想要啦! [罗嗦啦!....没感觉了...] [啊...不要走啦...人家!人家...还想要啦...] 她像小狗一样,翘着屁股摇着...。 他穿上裤子後...欲望的根 就,慢慢软了...走人。 [啊...你...可恶] 她气死人了,下一次一定要让他射精。 听到她的声音,自己就更想见她,真他妈的该死。 他发现自己对她,已经超乎自己想像的爱! ’我爱她’这三个字在自己的脑中,炸醒自己...也让自己呆了! 越是压抑这样的感觉,越是痛苦,带女友在家里,胡搞瞎搞就是另一种 抵抗这种感受,但越是这样越是痛苦。 不!不...不!不可能! 那个丑女,平胸无脑 四眼田鸡! 一定是错觉...得到她之後,就不会有这样的 错觉 对是错觉...一定是的!! 他下定决定不管!他要定她...先得到她再说...哈哈哈...邪恶的! 狼___ 痕(限) 虐 03强吻 既然让自己’错爱’上..不管如何她都只能接受的份! 不惜伤害她...不择手段都要让她认命,她只能是我的。 [哥你说什麽?] [你还要…我说第二次嘛!]他逼视着他,一步步的逼近! [我.....]她吓得脸发白。 他不要跟这个坏脾气的哥哥...有任何关系,只要她能独立,一定远离这里。 [我说...我满脑子都是你...]他瞪着她.,细白嫩肉的脸,。 [啊!大...哥...你在开玩笑吧?]她不知所措,看着他的背後的门,真想夺门而出。 (但需要越过他高大的身躯,他没把握...没胜算!眼睛转来转去...) [你....真该死.....]他气得发火,一把推倒她跌坐在床上,让她反应不及。 [啊!.....] 他压上去吻住,她颤抖着唇!轻咬着他的唇。 他的呼吸被夺去,口腔内都是他男性的气息,强烈的侵略着 他的手居然掀起她,天蓝色休闲上衣,露出素色的胸罩,大手一抓 .[呜!..呜..] 她吓得推拒着,但他硕壮长年运动的好的身材! 与她瘦弱孅细,平时缺乏运动,根本不是他对手,她被压的动弹不得 小巧的胸部已在他的爱抚玩弄之下,竟然硬起来..! 难以欲言的,陌生感觉冲击着! [你喜欢这样...嗯!] 他邪恶的笑...手把她的素色无特色的棉质胸罩, 推上去露出美丽粉色,被逗弄已经挺立的小果实, 大哥低头舔着小巧的乳尖...[不...你不可以...放开我...] 用力吸着…她奋力抵抗着,身体一波波莫名的感觉,感受到奇妙的变化 他手已经要拉下,她的运动裤,她惊觉护着自己的裤子,两方拉扯着! [啊.....不...] 他竟用力咬着乳尖,留下狼印,当痛得大叫喊痛时,她的长裤已经失守後,被强拉退下,露出细腻雪白玉腿,真是媲比模特儿的修长玉腿....[哇...真美!] 他没想到藏在裤子下的竟是如此美丽孅纤玉腿! 如果跟自己强壮粗黑有力的脚交缠,真是美呆了! 他膜拜式的抚摸着玉腿,从脚底吻上来,诡魅的吃人的锐眼,锁定她的娇颜! 她想逃,却像被定住一样,无法动弹! [.....啧!....啧!.] 亲吻声。 [……哥....求你放过我.....我] 她苦着俏脸,黑框眼镜已经不知何时…掉落了! 殷红的小脸没有黑框眼镜的,遮蔽下更加露出,柔魅个性、独特的、单眼皮,更是让人惊艳,小巧红润的双唇颤抖着,像在邀请人来品尝美味! 他盯着她惊讶着平时如丑小鸭的她,竟有这样的风情,未雕琢的美玉,发出美丽的光泽。 狼___ 痕 (限) 虐04 肉博战 单人床上他们激烈的肉博战,但吃亏的永远是,细皮嫩肉的小甄。 小甄护卫着最後,小小内裤…上衣全往上推,素色的内裤在抢夺间, 被撕碎两块破布,他露出可恶邪鬽的笑容。 [啊!放手...你到底要干嘛!] 她被压在床上...想拉着一旁棉被遮掩,但却被恶魔附身的他扯掉。 [只要你配合....我会温柔对你 ..让你很爽..嗯!] [..……不要!不] 她无力的很...谁来救救我,她摇着头,身体完全被压制住动弹不得。 她的双脚被强力拉开,她的挣扎,对他来说,根本一点作用都没有, 只有挑起他更强的占有欲与侵犯攻击。 [乖!听话...] 手摸向乾渉的小穴中,用口水涂抹着穴口,用一只手指慢慢进去… 侧过头,害怕不已,下体的怪异的侵入感,不舒服的感受… [哥!求你不要啦...] [现在叫爸也没用...你认命吧!] 他开始抽动着手指…再加一指抽动着… [啊!...不.…] 他感受被侵略与内心受辱着。 砰砰![小甄!...出来一下!.....] 是的声音妈妈,她去购物已经回到家 。 [啊!好...]她开心的..天啊!.救星来了。 [好吧!..今天就到这里..饶了你] 他收手,拿一旁的卫生纸擦手。 她拉好上衣,快快穿好裤子...冲出门。 他感受到後面灼热的眼光注视着,吓得居然连内裤都忘了穿…。 [哈哈哈.....有趣!] 狼___ 痕 05超Q 小甄的母亲,刚从超市买了大包小包的东西,一个抚魅的人妻熟女型! 说美丽也还好..只是保养的很好,身材维持很棒…有独特魅力! 她像一颗熟透的,粉饰过红苹果,小甄就像青涩、幼嫩、原味、一颗青苹果的。 [小甄,门口还有一袋,先帮我拿进来..] [喔....] 她许丽美 双手各拿着大的购物袋,并没发现自己的女儿有任何异状, 已经走向橱房去,心思完全在,今天晚上要煮的菜色。 她很珍惜,现在自己的一切,找到一个下半辈子的依靠…。 这是间有约七、八十坪大的高级住宅区,五个房!每个房间都有各自的卫浴设备。 每周只有请钟点女佣打扫,平时还是小甄的妈打理一切。 [哇...阿姨!今天买好多东西…晚餐很丰富喔...]他故意出来凑热闹。 [是呀...还有你爱吃的麻婆豆腐呢...] 许丽美露出笑颜,讨好他说,张强这个性情忽冷忽热…很难讨好,又是自己丈夫非常看重的,唯一的儿子。 今天难得…跟自己说话 真的非常开心,抬头讨好式 微笑看一眼! 看到样貌,神韵跟自己丈夫 张益 相似。 却是比自己丈夫,更帅、更年轻,更高大强壮有力,却是看到幽黯邪威的锐眼! 吓得 马上又低头忙起来,心思马上转进 自己买的食材中。 小甄低低着头,把一大袋重得要死的东西 ,要拿进厨房时! 惊见另一张粗黑大手,握住她的雪白小手 ! [你....]她抬起头惊见,他露出如阳光般的笑容,她愣住时… 另一手故意摸了一把,她背後的小而翘的弹性超好屁屁,大手的滚热力,穿透薄薄的衣料,传进自己身体,震撼中倒吸一口气。 [在诱惑我....嗯...]在她耳边低声说…挑一挑眉邪魅的笑容,暗示她没穿内裤。 [....……]她真得不知该如何……呆住。 前面状似好哥哥帮妹妹 一起提重物,但後面的大手却是邪恶的,从翘屁屁,沿着身体的曲线来回,抚摸着、揉捏着! 低沈好听的声音..低声在耳边说着让人脸红,挑情的语。 [..甄儿 不穿更性感...我喜欢!...可惜家中还有别人....弹性真好超Q的] 手又是一阵捏揉…。 [..............] 她咬牙硬撑着。 [咿....前面好像,湿湿的喔....嗯!我的甄儿] 他压低身体,在她耳边吹着气 低声说.... [...........] 她通红的小脸,再撑咬的红唇翻白…。 [再咬 就吻你唷....嗯 ] [.……]她吓得 马上放开自己的嫩唇。 [乖!....]他低低笑着。 她好想哭喔!.....他感受到她微颤的身体,就停止逗弄的手,单手帮她整袋拿起放进厨房! 小甄还双眼欲滴,欲哭无泪,呆在原地…… 看着他高大背影,轻松地拿着,自己需双手 还拿得很困难的东西…… 她终於下定决心,要缎练自己身体,身体强壮一点,虽打不过他 …至少反应要快一点,溜快一点,不然一直被他压得死死的。 狼___ 痕 06Q Q 自从那次向甄儿宣示後..大哥张强已经跟狠绝,跟性感女友分手! 但她不上道的纠缠不清,眞烦心 又要面临就业或是出国深造!或读研究所… 还没决定前 就被他老爸抓去 跟他到国外考察与磨练中。 家中只剩小甄与小甄的妈…。 小甄开心极了,但是也面临升学的,她想趁机 报南部的学校就读.. 但妈妈坚持反对也告述继父,天阿!让我死吧。 …连 远在天边的人张强 也暴跳如雷的 撂下狠话... [许甄 你敢报南部学校...你 就 真的玩完了!.. 哼 ] 她手把电话拿开自己耳朵怕震聋了... 真的很怕唷! 道场内...... 自从她下定决心後,要让自己变强...每天放学後就参加柔道学习。 学长也是社长李国正 几天的接触,与看她认真的学习! 让他对女生娇柔作作的印像改观,更加努力的亲身指导他! 大家对她女不女,男不男的丑样 不认为 有任何威胁感, 大家都是想多接触与爱慕社长而来的。 大家走光了,道场上还剩下 一个孤单瘦弱的身影! 他原本已经离校了,是忘记东西而半路折返 才看到脱掉眼镜,白嫩脸颊 带着运动过後 自然的红润!柔媚的丽眼 认真地在 反覆的练习着,刚刚教的基本动作… 因汗微湿的头发’...自然的浮贴在细嫩的脸庞,有说不出的性感与美! 真的是认真的女人最美。 已经松宽的白色柔道衣...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,露出她自己的衣服… (穿这麽多难怪流这麽多汗...别的女生都故意里面都不穿, 有的只穿胸罩,只有她穿半高领的) 她好像小孩偷穿大人衣服一样好可爱纯真,让人忍不住露出心底的微笑。 [是这样...手打出去 要有力..]他的声音在她的耳边… 大手抓着她小手指导着...但壮硕的身体,跟她保持一小空隙,他怕吓到她! 她惊讶着因心思一直在想着...接下来的动作根本不知,他何时来到自己的身边! [学长...你不是已经回去了吗?] [嗯...是阿!忘记带一个重要东西又折回来..] 他轻松带笑的脸,俊脸就在眼前双目交接,他一闪而逝…略夺的精光,她不自在地避开眼! 他强而有力的腿.,纠正她的姿势… 她却反应不及的 往前要摔倒,千钧一发时 腰却被大手扣住。 让她的翘臀 贴着他强壮的下半身,他压低身体的技巧的,唇瞬间有碰亲到侧脸! 让她羞怯不已!...翻身想站稳...面对他,对他说抱歉的话。 但也不知 什麽搞的她与他双脚一阵交缠住…双双跌在一起让她,压在他上面 下面是日本式的塌塌米! [啊!.........] (这暧昧状况,都是李国正一手造成的) 她的嫩唇,刚好碰到他刚毅的唇,她吓大眼呆住…马上本能想起身! 但他反应更快一手压住她的腰身,一手压住想逃的唇,加深这个吻 [呜....呜...]她动弹不得...。 他感受到怀中,这个怀中的小可爱 竟是如此 香甜可口..吃了还想要吃.. 再次地占据她的唇! 她完全无法反应,脑中一片空白.缺氧中! 他离开她甜蜜的唇,让她喘气着。 [哈哈哈...]他看着气喘嘘嘘,红润的她,没想到他遇到宝了。 像初生婴孩粉嫩的肌肤…触感超好! 他可不想一次吓坏她....[你...怎麽可以!] 她水汪汪瞪着...眼前一直很崇拜的 老师辈般。 [我情不自尽...我们交往吧...嗯] [啊....我...你..]这个震撼弹 让她更慌...。 [对! 起来吧...我送你回家] 他在她呆呆时...在她QQ的嫩脸又偷香几个吻…! [不……]她想拒绝 [不可以拒绝唷....我不接受..] [可是...]她想再次婉转拒绝。 [没有可是...是交往,又不是结婚!不接受拒绝...] 他强悍地不听任何拒绝的话,一付吃定她的样子。 她也不知如何回到家的...。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狼___ 痕 07 恶狼大哥 恶狼般的大哥暂时不在身边,让自己喘一口气。 但另一个难题,在无法拒绝的状况下,她很无奈的,接受李国正,的交往要求。 但却成为大家,批评耻笑的的笑柄,同学们以为许甄,只是李国正学长的烟雾弹。 使她更自卑低调的想当空气,让大家遗忘自己,埋藏自己… 她讨厌自己,爲何老实被人欺负的角色! 许甄也用各种方式,不再去学柔道…但好几次却被李国正逮到。 李国正在几次的与她相处机会中,他发现她的可爱与纯真,从原本喜欢的逗弄 轻挑调戏中,慢慢地放下,连自己都未发现的爱怜之心,而且都是高中生…也还是未成年,虽然想嚐一下禁果,但还是忍下来…也怕自己忍不住,只敢玩亲亲、牵牵小手,不急得搞上床。 日子过得很快,恶狼哥哥这几天,就快要回国了! 她很骇怕自己,被迫跟学长交往的事被发现...那就玩完了! 她在家在学校像老鼠一样,能躲就躲,能避就避…能闪就闪。 真的很讨厌这样,好几次跟母亲沟通想转校! 她就软言软语的说:[甄儿...乖!现在你的学费我们的生活费都是你继父供了...他不会同意的啦...] 母亲也很为难,她也很思念,好几个月不见的老公,她要打扮保养美美的等亲爱的老公,不然野花那麽多,甄让人担心总经理夫人又换人坐了。 许丽美 想女儿有书可以读就好了! .....乖乖毕业找人嫁,就好那这麽多问题..眞烦人。 不耐安抚她说要乖,不要让你继父心烦,你继父现在重心都在儿子身上...我们要认份一点。 随着时间的快速流失,离恶狼大哥回国日子越逼近就越慌! 而且都不知确定时间,日期…只听妈说就这几天,让人更不安 。 与学长越来越这炙热的眼神…双重压力下!她眞的很不快乐。 这天她又在学长逼迫下,来到柔道馆场地,在一次次的教导下,自己认真的练习,在进步中。 身体更健康,但在心理压力下,还是清瘦不已,但肌肉更结实更ㄋㄨㄞ.!ㄋㄨㄞ的Q弹性更佳。 大家都已离开道场,场中在两人的对打中,[甄儿过来....] 甄儿进步很多,让自己都很惊艳如此神速。 [不打了...我好累...]她弯着腰,喘着气,体力耐力还是很差…但反应力进步很多了。 [哈哈哈.....好今天就到此...]他也露出阳光般笑容。 [...……]她点一点头,已经喘得都说不出话来...转身想去换下衣服。 [等一下!这个送你...]他拿出着一个精致绒布盒子! 打开是一个白K金小戒指 [这....]她疑惑惊讶的小脸..真是呆得可爱...好想咬一口。 她已经落入强烈男性气味怀中,施压的大手,腰被死扣住,她知道挣扎,只是徒劳无功! 他让她贴在自己身上,她不敢乱动… [我快要毕业了!这是给你的定情信物,你升格我正式的女友……] [啊!...我..] 可以不要吗?....别害我啦! 呜....我哥快回来了..我会被他搓成圆形当球踢。 他的手压着她的唇说...[不准说 不!] […….可是...] 她一定要跟他摊牌,不然被哥知道自己...眞的很害怕! 激烈拥吻两人....怕自己失控要了她..他放了可口娇嫩的她。 他哥曾在电话里警告她说:[这些日子,要安分一点..让他知道有任何风吹草动! 你就完了...更不可动要离家读书的念头]。 美国... 远在美国回国的前夕陈强说:[爸...我要甄儿] [喔....好!但你要表现好...跟我一起拿到这合约...] 这几个月的努力,就明天这一战,如果成功就可回国了 [认真的吗!]父问。 [不知道....但我会负责..] [现在的女友呢!..] [已经分手...我会处理的..] [嗯...想要!就去争取,自己想要的…那你之前的女友可借玩一下吗?] 想到那性感又艳丽年轻的样子!又常听到她在跟他儿子做那档事淫荡的叫声 眞让人心养养的...哈哈哈! [好啊!.....哈哈高兴就好!前一阵子再出国,前还要死要活的缠人...] 老爸去慰藉她的空虚也不错。 [好...好样的...]这种货色,养来当乾女儿刚刚好...(床上是湿女儿呵呵...) [那阿姨那边....]他现在心还是紧紧系在甄儿身上。 [暂时别让她知道等……过一阵子再说..]她是可以上得了台面的女人 让自己商业界的好形象,没个性温柔会持家,这个是大老婆的好形象 (陈强的母亲已经在一次车祸身亡了) [这边的情人...嗯..]陈强问 [哈哈哈....玩玩而已...] 已是年近50岁的男人,事业有成…成熟男人魅力。 举杯向着自己儿子示意...两人笑着结束谈话。 狼___ 痕 08 受宠若惊 清水文 @@不用戴墨镜看....^^.. 放学後,既将要期中考的小甄,留在学校读书! (因学长也要面对毕业考,所以这几天暂时各自奋斗) 没想到,不知不觉中天色已经暗下,当回到家时,…热闹非凡 恶狼哥哥,他们回来了!她内心紧张不已。 [爸..妈…哥!我回来..]怯嫩嫩的声音 [女儿...回来了 ! 过来吃饭...]丰盛到不行的外餐,很多都是出叫餐厅外卖。 [来来...坐这里...]一直当她是空气的继父 破天荒的开口说...。 还帮她拉椅子..她的位子就安置在大哥身边....她根本不敢抬头看大哥 已经感受到寒风刺骨的强烈气势…。 当她受宠若惊的坐下来时…冷冷的低气压…。 [你还知道回家...嗯!]一边顺手帮她夹菜,一边他低沉轻声说。 [……]她低着头....她解释说,又怕母亲发现他们怪异的样子。 [快吃...吃完我有事问你...]他盯着缩像小老鼠的样子…闷气稍稍好一点 但脸上还是酷冷着。 [喔...]她低着头..食不知味。 [哈哈...看看他们相亲相爱…] 继父边说,桌下的手已经摸进妻子的裙下, 拉开低裤在花瓣穴口中磨蹭着,熟门熟路的! 眼睛看着甄儿低头,猛吃与旁边的冷峻的儿子,帮忙夹菜....。 眼角已经发现许丽美,已经媚态现出,已经粉饰过的精心的妆, 都盖不住暴红的小脸。 (反应不错,这阵子不在,台湾满乖没偷吃....今晚会好好疼爱她!) 虽已被他调教着,练就一身功力, 因他亲亲老公,就是喜欢这个调调! 常常搞得她羞红不已,但是又超爱这样的调教, 特别兴奋、刺激、又要忍住面无表情。 [嗯!....是……我...吃饱了!...嗯...嗯..]天啊!他的手指已经戳进窄穴中,勾着肉璧! 她已经快受不了!...快泄底了露馅,装不下去了。 [好了.....你们慢慢吃...我们先回房]他邪悒的笑,跟着老婆进门 [嗯...]张强心知肚明,邪笑着。 旁边的小甄儿一边吃一边猛点头.....。 [对了张强...记得拿我们特地,爲她买的礼物!] 他连回头都没有只是大声交代!转身进房了。 [知道了....去忙吧!...] [..……]小甄当然知道,他说的忙的意思!脸红的低头猛吃 [你是几餐没吃啊...真是的...] 他又气又喜的…摸着她的头,自己怎麽,会喜欢这个青苹果呢。 [.…哥…我吃饱了...]她真的,已经吃了很撑...餐厅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人。 [....嗯!..走...]他一把拉她起来。 [啊.....]她被拉着走....。 当要进到哥的房间时...她使命的拉着门框 [啊...哥..有事...在客厅说就好了...啊] [...该死了!放手...你...可恶!]他气得那时变得如此有力.....他扳开她秀气的手指。 自己的女友,是恨不得天天,进这个门...这个小妮子,却这麽不上道....。 [……啊....]她被抛进黑色丝质床上…非常有弹性的双人床。 她还没看清楚室内的状况,就发现他要泰山压顶下来... 狼___ 痕 (限) 虐09恶魔老公 她一脚踢过去..正中目标,但是踢到,刚吃饱饱的肚子! 他痛的,弯着腰抱着肚子..哎哎叫! [啊……你该死的....]低吼着...他没想到,她那时变得如此反应快! 她没想到,自己变强了,自己可以不用怕他了,但还是天生个性使然 还傻傻的说— [对不起.....我....你没事!...对不起..] 她还是本能的马上闪人...。 [……..可恶...]他痛的快飙泪!想了好几个月,想嚐一下她的,樱桃小口! 却是...可恶!他一定,要连本带利的,要回来。 她低头窃笑着...回自己到房间...傻笑..就躲进棉被大笑着。 恶狼大哥变 哎哎叫狼...不用怕他的! 敢再惹我,就给他揉成圆形当球踢!...哈哈哈....眞爽。 夜深另一个主卧房间,浪叫淫荡声… [喔.....喔....再深一点....啊!..]只见漫妙的女体,丰满的双乳尖, 被按摩器夹住颤抖着....雪白的丰盈有着大大小小的咬啃红印子。 平躺着双脚大开...浪穴被男人插的满满,菊穴被按摩器插入...淫水直流 涓涓不停的...他邪恶地把按摩器开到最大...女体配合着抽送着! 肉体啪打声噗兹滋声不绝与耳!前面的穴被狂抽, 後穴被强烈的按摩器..双重攻击下双穴收缩不已....全身神经都要爽飞上天...。 [啊....老公....不行了.....呜....呜!]她已经苏麻疼痛快感冲刺全身,丢了太多次了.... 多到数不清...昏眩不已。 [什麽..敢说我不行...]他更猛的奔驰着,大手拉高一只玉腿挂在肩上! 抽到着把穴口撞的红肿不堪……。 [不....不是啦...是我不行了..求你饶的我啦....] [嗯...好...]他拔出金枪不倒,黑亮亮地...闪着醉人光泽... 他也拔出菊穴内的按摩器 [喔....喔...轻一点] 解放她红肿的乳尖胸把按摩器都关掉。 [起来..吃下....]他把已软趴的身子,拉起来让她跪在床下,他坐在床上压住她的头。 [呜....]她还来不及 反应就被塞的满口,开始撞着她的红唇,蛋蛋狂打着她下巴。 她只能配合着他的抽动着...! 他的大手捏扯着,她胸前红肿的果实...。 [起来...趴着...] 让她趴在床上翘高屁股,一举插入菊穴中 [啊....不...好疼...] 她虽常被按摩器插入後穴...但还没抽过後穴 [调教这麽久了,今天帮你开苞...哈...眞紧...呼呼...眞紧好像处女...] [啊...不..]许丽美痛的哀唉叫,手试着推着後面的恶魔老公。 但无法如愿...只有炙热的火热!粗暴地强力冲撞着後穴... 狼___ 痕 (限) 虐010摸黑 请勿看.....记得戴上墨镜@@ 宁静的夜晚,房内的火热爆冲与体力不支昏炫,嘤嘤的低泣着求扰声。 让另一边反转难眠的张强,听得身体欲求不满,下身的已经蠢蠢欲动! [真是他妈的ㄍㄢXXX...]低吼着!..奋而起身起,来到隔壁…。 拿着万用钥匙...开着锁,哼!这种锁他还看不在眼里… 摸黑偷香窃玉。 一下子就开了..黯淡的房间内,女性淡淡的清香,飘散在四周! 看着床上睡得一脸,毫无防备的柔嫩的脸,如此香甜[眞香...] 安静躺在她旁边,嗅闻她的体香,眞诱人..处女的香气,充满整个鼻腔。 手已经摸进棉被里,更窜入睡衣的下,还在发育中的小笼包,的嫩乳! 揉戳着粉色的小蕊心。 [喔...嗯...]她微微的翻身...背对着他...在黑暗中露出闪亮的白牙! 手趁势往下摸去...进入睡裤内轻轻拉下,松紧带的裤头,粉色的内裤 外还有印有一只可爱的卡通图样,超可爱他差一点笑出来... 也拉下露出细腻的雪肤翘屁,手摸花穴的前珍珠般,欲望的核心,戳揉着! [喔...喔....]她已经慢慢苏醒过来,屁屁亮在空气中,凉飕飕 但两腿间插入一只大手挑逗着,一阵阵陌生的感觉传遍全身! 他贴着她的背一手在上捏揉着雪峰前小粉果,已经不堪其扰地 坚硬起来,舌舔、含、咬着她的耳墬! [喔...嗯…….啊!...不..]她全身难耐的低吟着…惊醒瞬间瞪大眼。 挣扎的想翻身起来…….。 他更快地翻身压住已挑起情欲的娇躯..煮熟的鸭子那有可能放过! [放...开..我..啊.....呜....]她被压着无法动弹,所有的呼吸、呼叫都被夺去 他疯狂锁住她的红唇,手更加快揉着穴口核心,湿成一遍的小穴… 吸吮着她口中的甜蜜,舌卷着她,无处可躱的小粉舌! 她感受到全身酥软不已,难以抵抗自己身体的背叛。 迷失在他的身下...口沿着曲线吻下来,吸舔咬着胸前的嫩果...放在口中 细细品嚐...其中汁味...”啧!啧!”他用力吸的发出羞人的声音。 [啊....啊!...]大腿被拉开手指送进…湿润不已的嫩穴,她已经全放任他了 那情欲来的陌生诱人,享受着快感与穴中,陌生的空虚,她本能的弓起身贴近 他…想要更多,却不知已经落入猎人的圈套内,不能自己。 当他开始送进三根手指头进小穴...[啊.....不要...好疼..] 她被硬挤到爆的感觉,紧致的炙热穴…[乖等一下...你会更舒服的...] 他头埋在她两腿之间...开始一边用手进出穴口..舌舔着洞口核心.. 这样多重的攻击下已经让她,从羞怯不已的推拒, 到进入无人境地的,魂迷噬骨的迷醉...! 呻吟出声....她已经完全瘫痪在波波欲海中低泣求饶着! ....欲望燃情火热硬梆梆的分身已经受不住了,想要狠狠地进入,让她变成自己的女人! 当他起身,用黑亮亮的分身..挺身进入,那湿润不已的,娇穴中..一举冲破了童真 [啊...不...啊.....好 疼...]她小脸全皱在一起...无力推拒着..撕裂的痛! 瞬间,从天堂到地狱,美目已经留下泪水。 [乖....这是必经过程...以後就不会痛了...] 他不舍的...吻着她的泪..忍住自己的需要! 顶住,停放在里面巨龙...不动!让她适应 他的巨大! 手再次揉搓着,穴口的核心....低头吸吮着小果实,再次挑起情欲。 [喔...喔...] 感受到她已放松紧绷的身体...开始律动着...深入浅出带出更多的淫水, 沿着大腿…流下来触目惊心的,淫水血红汁液..宣染着白色床单! [啊....]她受不住那儿内,被死命塞的满满的…越来越快的冲撞着! 彻出在黑暗中闪亮着昂长..让她侧过身子,拉高一只腿… 沾满淫水与血丝如刀刃般巨大凶恶的,再次桶进小穴中疯狂抽插着....! 她已受不住地收缩着...无助地被顶上天际,一阵阵哆唢颤抖着 感受到嫩穴已经快受不住了,他的硕长有被小穴吸吮的,疯狂的绝妙舒爽! 他开始翻过她身让她趴着翘屁着,扣住腰用力顶入撞击,疯狂的刀刃进入 [啊....啊...] 一起到达顶峰....她急速地收缩,把他狂喷出,全数吸吮滚烫滋液冲击着嫩穴... 让她昏过去…。 狼___ 痕 (限) 虐011激战 =.=||一定要带墨镜唷.... 有心脏病的勿看...轻低调... 另一边主卧室,许丽美趴在窗台上..翘着粉臀前後穴, 都已经爱过一回,魔鬼老公的巨龙再一次从後面进入...她的菊穴.. ..[啊....啊..不要再插那儿啦!会疼...] 她娇艳的双颊...她不管是前穴、後穴、都已经都能接受巨龙的冲撞翻搅… 但是还是比较喜欢前穴的正常方式...总觉得老公出国後,变得更大胆,更会玩。 (那是跟金斯猫学的...回家对付老婆,哈哈哈) [多做几次就不会痛了...哈哈...] 手又拿一根、按摩器还会旋转...直接插入空虚的花穴中。 [啊...啊...不要了...人家已经受不住了..] 他拉高另一只玉腿...疯狂插入冲撞...力道太强让她整个人,都快挺不住的,上半身跟着律动丰乳去壮贴着窗户...。 [啊...啊!...]她已如漫步在太空中,虚无飘邈的,收缩菊穴吸吮着巨根! [喔...]男人也低吼着...狠狠地全根抽出...套着一圈养圈..拔出前面的按摩器, 直接插入前穴中...[啊...好养唷...你加了什麽....?啊啊啊...] 啪啪!!桶进花穴中..她感受到羊圈刮着肉壁..。 真的该死的爽,她受不住身体如波涛冲击! 快感波波..阵阵...让自己昏过去不知几次.. 他两穴插来插去...啪啪..肉体的拍打声,呻吟声!不绝於耳! 他们交战到清晨,摊在床上两只黑眼圈....真像大陆的国宝, 最近送来台湾的两只熊猫!团团、圆圆...他们已经摊死在床上…呼呼大睡。 许美丽下体两穴,都慢慢流出浓稠的汁液,沿着大腿的内测流下,滴染在床单上。 另一边房间的,清晨时分,他已经开始,另一波的攻击....她昏沉,无助地皱着眉。 [喔.....不...喔!..]她本能推拒着,到处点火的大手,却不放过任何的空隙。 […………]他的巨龙已经清醒,昂首挺高起,高高的角度。 大手拨开花穴,用自己的昂长磨蹭着,这样不进只在洞口,那难以忍受的快感, 传遍全身,让她轻颤抖着,他染情的眼,大口轻咬着粉嫩的乳尖,让她变硬苏醒! [你...不...放手....不...啊...] 她惊醒过来,吓燃发现,想要挣开,但身子却不听使唤,这时他在穴口 磨蹭的巨龙....马上冲进花穴中...逼她再次接纳他的强硬与巨大... 瞬间被撑大的通道![啊.....不.....好疼唷....啊...求求..不要了....] 他把她压在自己强壮的身躯下,拉开她的双脚,不理她的哀求...。 [……不可能.....]他要不够她,想再一次感受到那份波动,深深地埋在她身体里, 对她有一种难以说出情愫,那不只是肉体的满足,也是感情的出口。 [你....啊...呜...]他低头吻着...娇叫不已的嬗口,吸吮着她口中的甜蜜, 手揉扯着胸前小果实,下身猛撞着花穴,波波地快感冲击着两个人... 她难以抵抗的快感…啃蚀着自己娇弱的身躯,让她的推拒变弱的. 他邪恶分身重撞深深埋进到底,还旋转着拒根揉压着核心。 让她受不住狠狠地翻搅的天翻地覆...身子被挑起情欲,被塞的满满的穴口, 收缩夹紧分身巨龙,她无助敏感…不自觉地配合他的律动…。 她想要更多主动弓起身,双脚向无尾熊般,缠住他的九公腰,他感受到他的改变 更加卖命地狂抽狂送…。 他抱起她…让她坐在他身上让她自己套动着...她很慢的套动... 一种不同的苏麻快感让花穴流出更多爱液…那冲击穴儿收缩夹仅着分身。 [喔....好甄儿...真是好紧...夹的哥哥...快泄了....喔]他狂往上猛顶...让她好像要被顶上天[啊啊!...快受不住了....人家飞上天..阿阿!...快死了....呜不要了....] 娇喊声与男人低吼声…喷出热烫爱液滋润美穴…穴儿同时吸吮着...。 狼___ 痕 (限) 虐012慎! 因半夜的突击,已经请假一天,许丽美也累的摊在床上 请钟点女佣来临时多加服务时间,照顾三餐,所以当然也不知自己的女儿, 今天请假在家...跟她一样摊在床上, 张强知道她是初试云雨,但还是克自不住自己的需求,一次次的索爱! 他好喜欢她羞却难忍情欲的样子,美的不可方物。 在清晨在爱过一回後...她又昏睡过去…。 [你...回自己的房间 ]她清醒後看到抱着自己,侧身躺在自己旁边,高大的身躯, 因是加大的单人床,还是感到非常拥挤。 […今天我帮你,跟学校请假…...]他说着...说着手摸着胸前的小蕊...逗弄着 另一手放在黑丛林间..揉压着花心...[不要了...人家那儿都肿起来很痛呢...] 她推巨着他的大手,全身被吃的乾乾净净地,唉!自己还是抵不过他...。 [喔...来我看看...]他起身拉开,她无力雪白揉细的双腿...看见红肿的穴儿因为, 害怕而收缩的样子,瞬间他邪恶的分身又起变化...变大变长像金箍棒一样 [我秀秀...嗯..泽泽..]他整个头埋在她的双腿间..居然开时舔起来发出暧昧 让人脸红心跳的事..[不..要...啊...不]当他吸吮着穴儿..那瞬间冲击的快感... 让自己无法承受地哭出声...低吟着。 [乖...好...不哭...]他听着她颤抖着身子无助的样子,好吧这次就到此为止吧 他不再攻击她红肿不堪的美穴,转而狂吸着她正在发育的小龙包 [我听人家说.常刺击,长的更快...我帮你..每天晚上睡前,都要过来让我帮你吸唷] 阿!让我死吧...天啊!可以不要吗? [……]她被吸的好舒服唷...粉胸部自觉得更贴上去 [我的小淫娃...好了让你休息,我出去一下!]他用力的吸着一下... 两手用力挤压小胸捏一下红蕊[啊...啊...你..]她娇酣轻叫着...。 他套着自己的衣物走出去。 看到餐桌上已经有放上食物..他抓二个三明治..一杯牛奶送进甄儿房间 [....早餐我放在床上..记得吃...]说完就回房梳洗。 [喔...]她还厌厌一息…躺在床上。 过了一下子...大熊猫男主人也出来觅食的..看见女佣已经准备好午餐 再清厨房一些东西..她穿着短裙翘高屁股 刚好让他看见粉红着抵裤... 真是诱人雪白肤,看起来就很想咬一口 [真是诱人...]他手已经扣住细腰手已经身进底裤内...送进一根手指 [不...]她惊吓不已挣扎着..她却被死压住腰让她台不起身子来... [啊..不要.....]他开时抽插着..把她压在洗水槽..让她趴着... [都出水了....啧啧...小淫娃...乖乖让我上一次...给你三倍的钱...] 他拉开拉练巨根就强壮地弹跳出来.....[不....不..求你放过我] [贱货...闭嘴..]用力顶了进去紧密的通道...[啊...不...] 他开始狂插着...啪拍...打着嫩臀...啪啪!强烈地攻击着冲撞着花穴! [啊...啊....]她全身酥软无力..,身体竟背叛着自己的意志理智… 她低淫着出声...[爽吧!哈哈...]看到她沉入欲海中已经无法自拔了 巨龙抽出..让他转过身来拉开她的上衣推高胸罩..让两个已硬的要人品嚐的娇艳 他狂吸吮着..超大力的吸....[啊...啊...再大力一点...]拉开一只玉腿.. 穴儿已经湿淋淋等巨根来充满...但他可恶不进,只是磨蹭着穴口,让她泄更多淫水, [人家要...] 她穴儿空虚…[小淫娃...要什麽!说..] [要你的大根啦...你真坏...] [那吻我...]他坐下..她跪在地上含着龙根套动...手也上下抽动着。 [喔...不错...常帮男人作唷...哈哈哈...] [.....嗯...讨厌是男友啦..]她起身直接正面..双腿打开最大 直接噗兹兹一根顺利的进洞,上下套动着...撞击的椅子吱吱喳嚓响.. 好像要解体一样...但疯狂的男女..舌齿相接互相卷袭着...下身上上下下不停的套动 [啊...啊...]女的已经受不住的高潮不断...丰乳也随着动作晃动着.. 手捏转着...[啊...不....啊]他抱着她狂顶...好像要冲进身体里一样 [啊..啊...]男人也低吼着...瞬间抱起她,推开她让她摊坐在另一个椅子上 抓起自己爽的快爆浆的龙根对着她的俏脸狂喷狂泄...满脸的精液...留下来 到嘴边她性感的迷蒙双眼...盯着男人舌舔着白色的汁液... 妩媚的让人受不了...她轻握着已泄半软的龙根...吸吮着残留最後滋液... [啧啧....]一脸淫荡的脸...。 [不错...下次再约你...吃饱了...我回房...]男人留下她的电话。 狼___ 痕 013清水文 安心看 [许甄今天考完...我们一起去逛街吃东西...好吗?] 同学小雪问。 [好啊!]她想,最近哥哥刚进,继父公司上班,最近都很忙 晚上也很少偷袭自己了,自己每天竟然还会期待他的偷袭。 [嗯!小甄,我发现你,越来越美,胸部也越来越有看头唷.., 难道吃通乳丸...嗯!好朋友交一下] [我....我..]她羞红不以不知该说什麽,其实是自己的大哥, 毎天按摩与吸吮才发育更好… 只要他吸过自己胸部,就痛得很! [小甄...小甄]一个低沉的声音,打断了她们...已经有一个星期不见的学长。 [学长!...] [小甄今天考完....等我!] [可是我已经答应小雪...]她还没说完就被小雪打断。 [没关系!学长有事’,我们改天再去逛街...你们聊..] 小雪说完转身进教室。 [那等一下考完,等我…] [可是…我!]她眞得想不出理由拒绝。 [...等一下见!]学长说完转身走人。 [学...长..]她看着离去的背影,露出无奈’的表情。 考完试大家都放松心情的相约出去玩...一下子都走光了! 教室里只剩下,慢慢收着书包的甄儿...。 [许甄....]学长已经来到身边..。 [走...我们去吃东西..]他拿起她的背包。 [我自己拿就好...]她想拿回书包,他却不同意的,牵着她的小手... [走...]他轻笑着..露出阳光的笑容。 [.....]她无奈跟着走出。 当他们慢慢地要走出校园,路边停着一辆进口轿车,当她们走出来 时那在上的峻脸变成冷俊不已,臭到不行,手用力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翻白。 [可恶....]压下窗户...对着外面的人儿叫着..。 [甄儿..] [哥...]她吓白脸...愣住。 [许甄是你哥...哈哈..我们过去打声招呼!] 他拥着僵住的小人儿...他们一起到车子前 [许甄的大哥您好...我叫李国正,很高兴认识你..]他露出阳光的笑容,自我介绍一下。 [....……甄儿上车..]他根本不想理他,.眼神冷酷盯着眼前,怯嫩嫩的人儿说。 [等一下...虽然甄儿是你妹妹,但我已经跟她先约好了] 李国正挺身在面前...挡在甄儿与张强之间,气氛很不好的情况下。 害怕自己好不容易得来,约会机会,泡汤了。 [哥.....我...学长]她不知所错的...内心急得要命 [许甄..马上给我上车...再不上车,你就看着办..] [学长...对不起!]她对着学长深深鞠躬, 李国正 身手很快的拉住 甄儿的手..阻止甄儿上车 [啊...学长..放手..]她被抓住。 [放开她..]张强 已经低吼着。 [许甄的大哥...我跟甄儿是真心跟交往的...请大哥 放行..] [你说什麽?]他怒目瞪着这眼前,俊朗的男同学 [我跟甄儿 是男女朋友...]李国正真诚的说着 [……许甄这是真的吗?] [....哥……]她不知说什麽! 张强一下车,拉过甄儿 强制上车,欧打男的 狠狠的一拳,李国正虽承受着.但不甘心 [许大哥我是真心爱甄儿的...我不会放弃的...] [...xxxx.]他低咒着 ,又踢李国正一脚,。 却被李国正挡掉..但学长不敢对许甄的大哥出手,只有挡而已 [不要再让我见到你...]上车离开。 车内的气氛低迷与不安,紧紧抓着甄儿的心,让她忐忑不安。 车子飞快的行驶...[哥..我们要去那儿..] [..……]在一个陌生的地方,进入一个汽车旅馆内 [哥..我们回家..] [下车...]他像死神般的开车门...强制压制她下车。 [不....哥...不要...我要回家..] 她瞬间,被扛在身上’啪啪在她的屁股上甩了二巴掌。 狼___ 痕 (限) 虐014勿看 被扛在肩上的,甄儿被狠狠地抛在床,当她要起身时逃走,被张强压住喘不过气。 来...厉眼盯着如猎物般凶狠...[哥...我快喘不过气来了...起来..呼呼!] [该死的你感给我戴绿帽..哼...]他的愤怒的气息...喷在她的四周! [没有...呼呼..]她用力挣扎着。 [你的嘴,被他吻过..身体被他,摸过玩过...嗯!..那儿也被他插过..]他死盯着她。 [没有....不..啊..]她的制服被扯开,扣子全都跳出来,..露出纯白色的内衣! 他把内衣都扯下来,露出粉红色颤抖的蕊心,他用力吸咬着。 [啊...不..好疼...] [贱人...啪啪..]用力的吸 一边 打 一边...交互着。 [哥求求你扰了我...好疼..]正值发育期..胸部本来就会 痛涨难耐. .现在又加上这样粗鲁的对待,雪白的嫩乳出现,红色的血印子...。 拉高她的短裙扯下内裤直接冲入还没湿润着小穴中,拉开她的玉腿。 [.啊!...不...啊..好疼..]她的穴口被应挤进一根粗大凶狠的巨根。 还没完全进入就开始乱撞..乱冲…已经吃进半根..他还是不管她的疼痛。 狂撞猛抽..已经全部进入小穴中,如刀刃般的刮伤的,嫩肉内壁! 她痛的 咬着牙哭着…[呜...呜..]眼泪都飙出来。 [哭...哭也没有用...敢给我找男人!啪啪]用力打着红肿的嫩胸...。 [呜...人家没有啦..] 抽出在穴中的巨,直接插入菊穴中,[不....不要啦...呜..] 奔驰着..手拿着皮带抽打着她的下半身...[啊...啊...]那後穴火辣辣的感觉。 在加上皮带抽打的痛,让她已经承受不住,这样的折磨...昏过去! [该死…给我昏过去...]他还是不管她死活,狂抽猛送的,抽插的菊穴。 他被愤怒,掩盖了自己的理智,好像要撞穿她身体一样的,可怕力道。 她已经痛的昏死过去..身上的男人还是不放过她。 前穴後穴,都抽插狂撞击着,两穴都已红肿不堪... 他也受不住的在,菊穴喷出爱汁! 他翻下身躺在她旁边...也累得睡过去。 狼___ 痕 (限) 虐015 刺青 .....建议※……戴付眼镜吧.※.....…… 当她醒过来,发现双手被绑在床上..双脚也同样被绑在床上,呈现大字型[呜...呜..] 她的口塞着自己的内裤..让她发不出声音来,屋内昏暗没看到张强的纵影, 她挣扎着但无法脱困..[呜...呜..] 一阵子张强回来了,脱掉全身衣服…[呜..呜..]她发现他回来。 [你是我的....]他邪气着说..手拿着刺青的东西,压在她身上开始刺下 自己专属的记号。 [呜...呜...她痛的喊不出来...] [乖..别动!痛完...会让你爽的..] 在私密黑丛林上方刺青…。 用白巾擦着血滴…终於完成刺青。 把塞在她口中的内裤拿开...,[呜哇哇..]她哭出来。 他让她发泄的哭...他开始温柔着吻着刚刚刺青的地方。 往下吻整个娇躯,经过黑丛林花穴颤抖着。 [不...不要了..]她受不住的哀求着。 [乖...我还没要够你] [啊...不要...放开人家啦..] [让我爽...就放人...嗯!] [你...不要吻那儿啦!]她难为情的说。 [都做过几次了 还难为情 唷哈哈哈....]啧啧声不断...还越来越大声。 让她全身泛红,快感也遍布全身冲击着...口中呻吟出声。 头不安的摇晃着,魔手柔捏着前面,已经长大许多的丰盈! [甄儿 你越来越美....我的小荡娃,穴儿都湿了] 他起身用昂长抵住穴口,磨蹭着让水穴流出更多的。 爱液沾满分身的前端,[要嘛?..嗯] 她已经迷炫在情欲中,她需要被充满,需要哥哥狠狠地爱她… [要....要]她情欲难耐的说出。 [这里只有我可以进入...知道吗!]他狠很的低头咬着胸乳尖。 [啊....甄儿知道...我只有哥哥 一个男人...] [嗯...很好!...那就给你..] 说完自己也快忍不住顶入花穴中。 [喔喔喔....啊啊…啪啪!]一下子就冲进....全根埋入花穴中 旋转着 大力的撞击着, 下身的两颗蛋蛋,更重撞着菊穴刺激着...,全身有如进入云雾中翻腾着, 爱欲冲击着所有的感官…让自己达到顶峰中,阵阵的高潮收缩不已的小穴。 也同时吸吮着巨根...那凶恶不已的分身也跳动着...忍受不住的快感… 喷出洒满淫烫着紧密的通道,让穴儿更再一次的登上情欲的锋顶! 手拉、扯、转、捏着胸前小果实[啊....啊...啊...] 粉红色的女体 抽续着穴儿 也一直强力吸吮着龙根。 让他爽到不行...也低吼出声抱着甄儿...摊在甄儿的身上... 一会儿穴中的龙根居然被穴儿的吸的又变粗大起来。 [不...人家好累....] [嗯..让这小穴 休息一下...换菊穴...嗯] [不要...啊..]他不管她的娇叫,松开她的双脚抬高她的小屁屁..直插入後穴 [眞..紧..]另一只手插入前面的小穴中勾勒…。 只进一半就卡住的感觉,也把龙根夹得死紧,[放松...乖...等一下会更爽的...] [不要啦...塞的好难过...呜..出来啦!] 他手不停用力抽插着前穴...她苏麻不已流出更多淫水... 流到後穴去..让龙根再一次抽出..再一次更猛烈的插入...扑滋滋...全进洞中 [啊.....啊....快裂了...好疼..呜...] 他开时狂插菊穴..手闯进前穴..双洞全插翻...前穴如波涛江水一样… 湿得淫水到处流窜着...已经五只手指都抽入了....。 [啊....啊...哥.快插死妹了.....啊..受不了]前穴,後穴…双穴都强力的收缩着… 波波的快感让甄儿,已经失去意志…像个娃娃 一样让人摆布,调教性爱娃娃! 男人也感受到,小穴强力的吸吮着…龙根在也忍不住全部喷出自己的爱液...。 深深埋进爱人的身子里...他感受到从来没有过的感觉,他爱上这种感觉, 疯狂地爱上.....甄儿。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……^^!!手痒给个票吧….…… 狼___ 痕 016 乾女儿 张强已经成为父亲的左右手,能力非常强,公司的粉蝶也长围着他转... 但冷傲的心..只给一个人..那就是小自己八岁的甄儿..。 这时前女友又来纠缠...真是有够烦! [儿子...不错唷..又拿下订单..]老爸开门进来说。 [嗯...]他面无表情...眉深锁着! [什麽了..] [前女友最近又还烦...] [喔..好给我电话..老子帮你摆平她...] [嗯...]他写给号码 [何雪梅...好...等我收拾你...] 张强的父亲..约何雪梅,用餐…去跳舞,何雪梅巴结着张爸 [你真是又美...又年轻...]又性感..双乳都过跳出来了 [张爸...你过奖..]她羞怯着躲着张爸的魔手..跳舞着一只手一直摸着臀部, 腰一直死扣着...都快三贴了...。 [我收你做乾女儿..嗯..] [这...]她已经被摸着有的...难以说的感受...不讨厌啦 [不要...唷嗯..] [要...好了乾爹...] [好...爽快..明天跟我去珠宝店送你一个礼物..] [真是嘛...]她眼睛一亮..。 [乾爹说的那儿会假..真是不乖..快来该罚..]他亲密的拥抱着她回到餐桌上 要她喝着烈酒...[该罚三杯...喝完再送一只LV的包包..] [眞的LV....好..]她已经星醉迷离了..。 [好....哈哈哈乾女儿..来来我送你到一个更好玩的地方..] [嗯...]她已经茫了...任男人带出场了...。 车子进入汽车旅馆....把何雪梅抱进房中...,脱光她的衣服…。 忍不住吻起那美丽的双乳吸吮着啧啧出声..[嗯...啊....] 手插进粉穴中勾勒着内壁...湿润不已...[眞美..]拿出手机拍照着美丽的桐体 掰开粉穴...拍了好几张,胸部揉捏乳尖也硬了,也拍了几张。 [呜...呜...] 他也脱光衣服,巨根已经硬梆梆..掰开她的小嘴,让她吃下。 .....……^^!!手痒给个票吧….不痒也要给…… 狼___ 痕 (限) 虐017奸 请勿看.....记得戴上墨镜@@ 汽车旅馆内,两具光溜溜的,只见女的无意识的,任其中年男子玩弄着, 拿着手机,打着电话回家..[老婆...今天我有事,不回家了] 嘤嘤咽咽的声音,下体门户大开,双洞被玩得水啧啧的,红肿不堪! 男人压在她身上,下身的巨大进入紧致的菊穴。 手在前面抽插洞着,让水穴流出白色黏液,沿着大腿流下滴入床单中,湿成一片。 雪梅的娇躯,被吃乾抹净,连根渣都不剩…前穴,後穴都让他玩翻。 只见他加速狂撞击着菊穴...越来越快!噗噗!滋兹!啪啪!肉体强烈的撞击声… 低吼声传出…巨根凶恶的跳动着强喷着穴内,热烫着女子...让她哆唢! 抽续着抖动不以娇躯…。 浓密的性爱气息,房间内只见两具累极昏睡着。 他老婆乖得很根本不敢问...只能说;[好...] 夜晚许丽美因老公不在身边,而难以入眠。 来到客厅想喝点东西,确听到从张强房中,哎叫不已的呻吟声! 让自己不自觉得夹紧双脚,心想张强又新交的女友...但那叫声 却很像许甄。 她摇摇头笑着,不可能自己女儿乾扁身材,哪能让张强看上! 呻吟声与肉体拍打声..让许丽美面带朝红,手伸进睡衣内的,性感的内裤! 手戳着痒穴...一阵子已经流出淫水…确听到张强大叫 [甄儿....我的甄儿穴儿眞紧,夹的哥哥眞爽...全给你...]他兴奋忘情的大叫。 这时好像打了许丽美一巴掌一样! ..瞬间…她脸色发白的,拉好自己的睡衣。 静悄悄!去开自己女儿,甄儿的门…床整齐的没人,睡过的样子。 空无一人,她瞪大眼,捂着口! 拉开她的浴室,也是空无一人,跌坐在她床上,难过的不知该如何。 [这该什麽办!?] 她喃喃自语…不安的。 狼___ 痕 (限) 虐018 清晨时光...洒下金色光全圈,让中年男子醒来! 年轻的肌肤,手机满满她的,各种姿势的性感美态,他邪气的黑磨眸闪着 光芒,手邪恶地捏揉着胸前的丰盈!拉开玉腿拿着纸巾擦拭着,昨日留下 的淫秽黏液…粗造的纸磨赠着穴儿,让已红肿的穴口更加难受… 她慢慢转醒,惊讶着想起身...[你.....你]她无法接受这样的事。 他慢慢半起身..半躺卧在床上,拿着烟要抽..,悠闲一付不关己的样子 [啊...可恶你..]她要下床,但全身酸痛的腿软,坐在地上...手遮着胸…怒颜。 [乖!去洗乾净,再上床来...] [呗...去死啦...要玩,自己玩自己...]她没想到,他居然是个,人面兽心的男人。 她快速的,想穿回自己的衣服,却看到自己的内裤短裙,在他的手上玩弄着 [眞香...]他把三角内裤,放在鼻子上嗅闻味道。 [你..可恶..变态.死老头.]她倾身想夺回,自己私密内裤。 [啊..放手死变态..啊....]“啪啪...”他一用手劲轻易,拉她上床,打的她巴掌,怒颜瞪着[嘴巴再骂人,我就让你走不出这里]。 [啊....]她吓呆了...水汪汪的眼,闪着不安与害怕…。 [说对不起...嗯]他下身的欲望硬物,抵住她...。 [对....不起..]她恶人无胆地...乖乖说。 [看你有悔过之心...]他就起身,抱起颤抖着她…进入浴室内 水缸开始放水...他拿着肥皂要她帮他抹全身 [蹲下...面更要仔细洗...等一下可是你要吃的...哈哈哈] 她瞪着又大又粗又硬的巨根... 慢慢抹上泡沫,变成一只又大又白,像白熊的尾巴。 [起来...眞乖..]他用自己全身,泡沫抱紧着娇躯..大腿更是插入她双腿间磨蹭着。 那麻麻刺痛的灼热感,轻呼出声[疼....不要..] 因她的穴儿都已红肿着关系,让她无法承受这样的 他不管泡沫手揉捏着红肿的娇乳...[啊..不要了..好疼..] [啪啪啪...]他对她的推拒闪躲不耐烦...气到呼巴掌,狂打胸前两颗熟透的果实 [啊....啊..]她痛得护着胸蹲下来...低泣着。 [好了...哪..吃下他我就不生气..] 他站在她面前,高举着巨根对着她说... [啊....那泡沫冲掉...]她看着巨大的白泡沫棍子。 [嗯...快啦] [..……]她用水洗去泡沫...露出黑大爆筋可怕的巨根 慢慢的放进自己的口中... [用舌去绕头部...手抽动着……对就是这样..用力吸..喔..喔..] 他一边教一边享受着....[喔喔...眞棒] 狼___ 痕 (限) 虐019水战 (极端H H H..不能接受请离开...) (本篇不适合未成年看!!请勿看 极具颠覆传统~~请慎之) 这时浴缸水满出来,他直接抱着年经的妞,进浴缸… 水因两人进去,而溢出更多水,哗啦啦!。 让她坐在自己身上,自己抓起前面的丰盈吸吮着..啧啧声! 手扣着前穴进出! [啊..啊..]她感到酥麻的快感。 [乖..就给你..爽]他掰开花穴,让自己的龙根送进花穴内, 往上顶也把水花拍打上来..一阵阵,水花一阵阵拍击着, 敏感的穴儿,粗造的双手糅搓着胸前。 水声与拍打声..男女的交欢,她已经晕眩的不知,是被玩弄,还是享受。 [啊..啊..]呻吟声哗啦!水溅得到处,水花四起、飞涧着! [不...啊...啊..]一波波的攻击着水波攻击的水嫩的肌肤,微微刺痛, 但也更刺激观感…双乳也如水花,一样波动不已! 跳晃不停的巨乳,刺激男人的眼光。 他拿起连篷头,喷洒着双乳让它变形,[不要啦!…] 她想躲但躲不开,刺激着四肢百骇全身颤抖着...唉较不以求饶着.. 她的求饶只是加速男人更邪恶的分子,大手抱起她的臀部让巨根..退出前穴。 掰开屁股对准粉菊穴,猛然的插入...[啊...啊...不要...好疼...求你饶了我...] [眞...紧...喔..]他根本不可能退出..更加劲力让如刀刃的龙根进入闭锁的菊穴 内..用力的挺进紧密的通道..那肉根的刀刃,贯穿自己的下身... 让自己疼得脸色发白,但身子却被死扣住...下身也被死扣住, 进出更快更急,波动的水有点儿进入蜜穴中…。 手也在前穴播动玩弄着...两根手指故意拨开花穴..让水进入更多... [不要啦...人家前面吃的好多水...很痒很满涨...不要啦...呜...] 让花穴吃够水後..抱起她离开浴缸..让她躺在冰冷的地上,她脚大开成垂90度 直立两穴大开...前穴吃水满满的...他用巨根猛然要插爆水穴,顿时里面的水.. 一直溢出来有的被冲到更里面..[啊...啊...]她受不住的哀唉叫...。 [哈哈哈...]抽完前穴在捅进後穴...双穴玩得不意乐呼! 她已经陷入昏迷晕眩的状态...!双洞都发疼不已... 受虐中居然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快感...从没有过的屈辱、折磨就带着难以理解的 情欲需求....。 他也感受到她高潮的收缩的双穴...吸吮着自己的欲望,龙根! 啪啪...用力的拍打粉屁...更用力的抽动着...[贱货!喜欢我这样玩你喔...干xxx] [啊...啊...不要射在里面啦...]她急得叫喊着... [好...]他拔起龙根..放下她身子 让她含进口中 [给我吸乾净...喔...嗯...眞棒就是这样...哈哈哈...] 他转身拿着连篷头喷洒自己一身性爱的气息...! 连看都不看一眼地上呆坐抽续的女人……转身进房间快速的丢下,三张千元大钞 穿好衣服..说;[我随传随到....我的乾女儿..哈哈哈 ]他大笑离去。 狼___ 痕 (清水)020安安 张爸回到公司就接到,妻子紧张兮兮、慌慌张张.. 说着甄儿与儿子,张强的事! [好啦!我知道…回去再谈..啦]没想到这麽快,他们的情事,已经被妻子发现...。 本来想等到儿子玩腻了,搞不好连跟自己妻子,说都不用… 反正甄儿,一付单纯好欺负的样子!不欺负她要欺负谁呀。 现在东窗事发只好..看事办事,兵来将挡水来土淹! [可是..]许丽美没想到老公,不但没有惊讶,也没有生气...心很不安 [好了...就这样...]他主动挂了,妻子的电话。 [喂...老公]他竟然挂我电话,这是从来没有过的,它是怪自己没把女儿管好嘛! [呜....]她好慌喔,虽结婚这些年一直很恩爱,但是自从国外回来後,变得很不一样, 她很怕失去现在这样,优渥的生活,如果因这样的事,让老公讨厌自己 [不会的,他只是工作烦心,才会对自己比较没耐心,对就是这样..嗯!] 她对着镜子中的自己,喃喃自语...又发现自己脸上多了些细纹。 赶快去洗个美容澡,敷面膜、敷胸膜…一定要把自己打扮美美的。 因为有爱情的滋润甄儿更是如花一样美,再加上她把又丑又重的眼镜, 换成隐形眼镜让她甜美的俏脸,瞬间变身为正妹!人气也跟着旺起来 [甄儿...你变得越来越美喔..]同学们都称赞着。 [……]她轻笑着。 [甄儿....李国正学长要你放学後,去柔道社找他....]黄同学带话来。 [啊....]她为难的眨眨眼...。 [哇...是李国正学长呢...变美丽了桃花跟着来...]大家羡慕不已。 [对了...李国正学长说不见不散...]黄同学又说。 这时上课铃声响起,大家纷纷回到自己座位…。 甄儿心想也好,跟学长说清楚,今天正好哥哥有应酬,不会来接自己,应该是安全的。 放学後她慢慢的收东西,许多人都已经冲出校门,出去约会了, 或是赶着去上补习班一下子教室都空了..只剩下慢吞吞的甄儿。 她拿起手机打给妈妈...[妈..我今天会晚一点回家..] [喔!好啦...女孩子没事就快点回家..]许妈口气严肃的说 [好....我知道..]她感受到妈,好像不高兴的口气...。 她来到柔道场,就看到空荡荡的教室内,只有学长一个人在练习..。 [学长...]她娇嫩的声音 [嗯...换衣服我们练习一场.....] [不.了...我妈叫我早一点回去..]她低着头说着。 [哼...我看是你哥叫你 早一点回去...] [不...啊..]她抬起头来才发现 不知哪时 学长已经逼近自己.... 她本能的退…他看不出情绪的..慌乱 黑眸闪着奇怪的眼光,深不见底的黑潭,让自己好像快被淹没在黑潭内..动弹不得.... 她已经退到背靠在墙壁上,与他刚强的身体中间。 [我查过...你们不是亲兄妹..] [你...你...怎麽可以这样...调查我....]她忿而抬起头,对上如猎狼般危险的眼神 她们四眼相对,她感受一种强烈的气势,她想逃! 他发狠着强吻着,强悍气势逼人,口舌侵入她挣扎不已,却也逃不过, 猎狼般的掠夺的气息,她面朝红....喘不过气来。 .........^^学长会对她做出什麽事来.... 狼___ 痕 (虐)021泄气的气球 (极端H H H..不能接受请离开...) (本篇不适合未成年看!!请勿看 极具颠覆传统~~请慎之) 教室内只见纠缠的男女,只见男的不断疯狂的索吻,女的努力的想挣开 压在自己身上壮硕的学长。 [我调查过,你妈再嫁的,你们不是亲的兄妹…] [呜...]她娇喘,一句话也说不出。 [你哥喜欢你…说 !你们再交往吗!] [我们..]她闪烁着双眸。 [说..你们 在交往吗?] [...……]她不安闪烁的眼神,已经说明一切。 [啊..]他嫌恶的推开她...。 她半靠半捯在墙边手扶着窗棂上,支撑自己的娇弱的身躯。 他头也不回的走出去,她整个人像泄气的气球一样…蹲下身抱着自己。 一下子 出去的学长,又折返过来..站在她面前。 [学长...]她惊讶看着一双男性的鞋子,慢慢抬起头来,看向他...只看到她伸出手臂。 [起来...]她只好把手,放在他粗黑的手中,使用拉她起来。 [跟我来..]他拉起她牵着玉手,走出教室,拉她到自己的脚踏车边。 [不....]她不想,跟他到其他地方。 [不跟我走,後果自理..]他发狠的眼神..让她头皮发嘛! [.……]她无奈地跟着。 [上来..]他要她坐上来...坐定後飞快的骑出,校园中已经悉悉落落的同学。 一下子就到学校旁边的,他租屋处! […….]她被强拉进门,在一个非常狭小的,纯男性的房间,她不安地看着 只有一张床与书桌..非常简单。 [你喜欢,你哥…]他严肃逼问着。 [我....]她点点头,不安的低着头,不敢面对这样的他。 [可恶...看着我]他手强压在,她的细瘦肩膀上。 [.……]她怯怯不安的,眼中满是不安慌乱。 [你们这样的交往,不怕被你的妈妈、继父知道吗?]他沉重地问 [我....不知...]她摇摇头回避问题说。 [不知...该死的!..你哥根本是在玩你!]他怒气冲天。 [我....不知]她还是摇头不已。 [你....被吃了...]他眯着危险的眼。 [我...]她更慌地..用力推开他,往门边要跑出去...。 手还没握到门把就被拉着回来,甩在床上..[不..不要.....放手 ] 她双手被压在控制在头上方,双脚被粗大的腿压制住…[不要...啊...] 手撕扯着上衣,粉红色的胸罩也一并脱下,解放出美盈盈的双乳, 上面有大大小小的咬痕…[啊....啊..不]那一接触到,冷空气的红蕊, 马上硬起,在他男性的注视下满涨…。 [可恶...]他气的发怒地,扯下裙子..她双脚不停地挣扎着,拉下粉色的内裤 居然看见刺青『张强吾爱』…这四个字! [哈哈哈...]他苦笑着。 [我求求你!放了我...] 她眼中含着泪求着。 [.……] 他却是想要看遍她全身样...把她翻过身来...看见背後雪白的肌肤上 刺的几个字...『此穴爲我开,要用此穴,拿命来』 [哈哈哈..你哥 是个大变态..] 占有欲太强了...。 一瞬间灭了他的欲火,他转身离开...不发一语的,走出房门, 关上门 把一室的清静留给她。 狼___ 痕 (清水)022 xo一头灌酒. 屋内她慢慢穿好衣服,她知道哥在自己的下腹部刺青,也知在背後刺青, 但不知刺些什麽东西,为何说哥是个大变态呢! 她回到家看见空荡荡的客厅,没了菜饭香,也没有妈的身影! [妈..我回来]她一边脱鞋一边说着...。 [.……]一室的安静,一点动静都没有 [妈...不在.....]她喃喃自语。 她慢慢地走进自己的小房间,打开电灯,吓然发现妈妈面无表情的,坐在自己床上。 [啊...妈..]她对这怪异的状况,舌头像被咬到一样,发出声音 [你,交男朋友...]她瞪着年轻越来越美的女儿 [我....]她吓到不知说什麽。 [说...]她逼视这个自己,一手养大的女儿。 [是!]她不敢骗,只好乖乖的说 [是谁!]她站起来,逼着她。 [说..]她抓起女儿的衣领。 [哥...]她像蚊子的声音 [啪啪....不要脸]狠狠的打了,自己女儿的脸。 [呜...]她捂着脸,低头啜泣着。 [哭...你只会哭...啪啪!] 又狠狠打她,二巴掌! 自己养大的女儿,被人家玩假的,自己心痛! 她知道那个老公爱子,之前玩了多少女人,最後都是她老公帮他擦屁股的 他们是不会有结果的,而且又是一家人!天啊...好乱唷 该怎麽办,日子什麽过下去,她老公如果知道,会不会,不要她们母子。 天啊...要什麽办! 我不能失去这个家...呜..呜..她也忍不住哭起来 [妈...我错了,你不要哭...啪啪..]她自己打自己的嘴巴。 [好了....]她难过的抓住女儿的手,两个人抱在一起,痛哭一场。 ..........…….. 她妈妈落寞地,走出女儿的房门,她一定要想办法..不能让这件事,这样下去。 她把自己洗得香香的,穿着性感的睡衣,等着老公回家,这时电话响起 ’’铃铃..’她马上接起来...[喂!是..可是老公..人家…]她洒娇着。 [好了...我等一下还要跟客户应酬…就不回去了...] [老公....不] 啊!..可恶居然又不回家,他们两人父子一样花! 可恶!可恶!可恶...她气得开了瓶xo一头灌酒....求一醉好睡。 在房子的另一边的甄儿,脱光自己的衣服,站在镜子前,转身看镜子自己雪白的背, 几个字『此穴爲我开,要用此穴,拿命来』她瞪大眼,捂着小嘴…。 天啊...羞死人!让我死吧...!! 狼_痕(限) 024 咸猪手 狼—痕 当一夜的温存,清晨第一道署光,甄儿悠悠醒来,全身庸懒无力,下身私密处还湿润敏感不已,想到昨夜…自己的热情与主动,脸儿就微微发红。 还好大哥已经先离开了,今天是星期六,自己可以轻松一下,好好想想自己未来的路,她知道自己不能这样沉沦 下去了。 心中有个地方,是非常矛盾的,也发现自己,已经有点喜欢,大哥那种杰傲不俊驯的样子,男人不坏、女人不爱。 自从大哥,去上班之後越来越忙,但还是半夜会来找自己, 爱爱的次数也很频繁,虽每一次都是体外射出,喷得自己满嘴或是满脸,有时直接射入菊穴中… 还真的很怕给她不小心给怀孕了。 留在这个家,只会让自己陷的更深,离开却也无所事从,而且她也放不下妈妈。 她平躺在床上,瞪大眼叹着气,她突然想到什麽,翻身而起,打开书桌的抽屉,找着自己从小就储蓄的钱,打开却是只有几万块。 [这麽少,以後如何自己过生活…嗳呀!]她又叹口气。 就在这时那个邪恶的继父,不知何时已经推开房门,看着这个被自己儿子,调教越来越美的娃儿,虽心痒痒,但是也碍於自己儿子,对她还是很火热,不敢多事,儿子的个性是爱恨 很强烈。 但是吃吃小豆腐,无可後非 [女儿啊!你在做什麽…] 他坐在床上,大手抱着她细瘦的肩,鼻子吻闻着她身上,有着男女性爱的气味道,他邪魅可怕的笑。 [爸爸!…没事]她吓得都不敢动。 [喔…没事就好!]手顺着身体的曲线滑下来,往腰间下去,压在臀部上,轻轻抚摸着,嘴在她耳边吹气。 [爸…我]她吓僵直身子,不知所措。 狼___ 痕 (限) 虐023暗夜偷香 @@要看请带墨镜……^ ^ 夜已深沉,星光点点,增添几分的姿色,甄儿辗转难眠的夜,火红的俏脸 灼热着明显印着手痕。 夜归的人,侵入香闺内,脱光衣服,摸黑上床,看着依然大眼炯炯地,看不出一丝的睡意! [等我....睡不着..嗯..]熟练地摸着她敏感处,豪不费力的,挑起情火,她闭上眼, 无语地享受情人的温柔,就让自己最後一次的沉轮吧! 当他吻上甜蜜的芳唇,让酒气窜入她娇嫩地擅口,让她被吻得昏头转向。 淡淡的酒香微醺迷蒙着,加速沉轮的速度,一波波颤栗的快感! 像海浪而来,分开她虚软的双腿,让坚硬巨大抵住,甜蜜的入口,磨蹭 湿润着,一分一寸地入侵着,紧密的花穴[呜....呜...]他吃下,她所有的惊呼! 感受到她身子,越来越炙热的小穴紧紧地吸付着自己的巨大昂长。 她更感受到,无语伦比的美妙侵入,她无法抗拒这样甜美的攻击, 她也不想抗拒这样美丽的爱宴,享受着彼此的身体,激情的冲刺撞击, 娇嫩地穴儿,不停地颤抖着,玉手主动抱着他的头,腿儿攀上虎腰,配合着抽动。 [啊....啊.啊.] 她忘情的呻吟着,下身灼热巨大强烈地挺进,穴儿水花溢出,滴落在床单上! [热情的小东西.....真是夹得眞紧…] 他感受到,她热情如火,今天的她很特别。 爱死这样疯狂地,热情淫荡的样子,低下头含咬着,如花般的美丽乳尖, 爲他绽放出 更美丽的暗红丽色,在星空黯淡的月光照射下,只见红润的美颜, 绽放出陶醉放荡的娇美,让自己着迷…让自己狠狠的要她 停不下来。 让她翻过身来,翘着屁股水滋滋的穴儿,在月光下闪耀着美丽的光彩。 自己爆跳的巨根,快速地再次冲进湿润的穴儿,前面的双乳有跟着律动 跳出美妙的节奏。 [啊...啊...哥...不要了...人家受不了] 那一波波的快感,冲击而来,穴儿已经高潮不断,收缩不已全身虚脱颤抖着,时而快时而慢 已经撑不住地,被冲撞前上半身趴在床上。 让虚软的她躺在床上,侧身拉高一只腿,从侧边进入…噗滋滋啪啪! 淫声大地,快速进入…每一次都全根进入到底,还转的一圈後, 根部磨腻着穴口处,再抽出又重重地贯穿她....[呜.啊...啊..]她也经星梦迷离,魂飞神醉的忘了,自己是谁…。 狼_痕(限) 025消消火 @@ 限 限小白勿进 狭窄的空间内,连呼吸都紧张起来,甄儿吓得不敢动,任由继父的咸猪手在自己的背後上下漫游着,在翘臀上微施小力揉捏着… 色眯眯的嘴脸,一直往她身上靠拢,那危险的眼神,好像要剥光,她的衣服一样。 她不安的,心理一直想祈祷妈妈,快点来解救自己。 [甄儿需要钱跟我说…嗯!]他看着她刚刚,拿在手上看存钱簿。 [啊…]她吃惊着。 [需要我帮忙,告诉我,嗯!遇到困难,爸爸一定站在你这边]他轻声说。 [是…我知道]她实始终不敢抬起头儿来,看着这个男人,自从他跟母亲结婚以来, 连正眼都不看瞧一眼,今天会跟自己说这麽多,手也很不安份的,在背後抚摸着, 让她全身起鸡皮疙瘩,心里不安加巨。 [好了…这个给你有需要就用,嗯…] 他起身偷丢下一包东西,时使个爱眛的眼神,故意见丢下东西时趁机摸了一把嫩胸, 胸脯弹跳起来,如乳尖马上硬起。 穿着睡衣的她,胸型显露…。 [啊…]她低着头双手抱着自己缩在一起。 [哈哈哈…]他去找自己的老婆消消火! 一进自己房门就看到,醉死的老婆,房间凌乱不堪,充斥的酒味,一瓶XO被她一个人干光。 [真是他妈的XXXX干!]进去浴室,拿了一杯水从她脸上拨下去 [啊…啊老公喔,头好疼唷!]她半睁半开的迷蒙的双眼,手扶着发疼的头。 [头疼…哼!活该…喝那麽多…]把房间搞这麽乱…。 [老公…她想站起来,但腿软又跌下去…[唉呀…] [叫什麽叫…老子还没上你就叫…]他不客气抓起,酒醉的妻子…。 [……]她迷蒙着看着眼前穿着西装,却开始拉下拉链,掏出被她女儿年轻的肉体,刺激着,已经胀大坚硬的黑根。 强塞进小嘴中,粗鲁地往她的口中插送…[呜…] 他粗鲁着撕碎她的名牌睡衣,美丽的双乳弹跳着, 手用力的揉捏着已经成暗红色的乳尖。 ”啪啪”拍打着有点松弛的丰乳!让她震动更大,五爪印在雪白的胸上。 [喔·…啊]他拔出湿润的巨根,在她眼前晃动着, [想要吗!]他邪恶地说。 […嗯!]她涣散的神情,酒还未醒。 [可恶…喝这样烂醉…我就抽到让你醒…干] 推倒她在床上,扯下内裤,在穴口磨擦[喔……啊!] 他噗滋滋地,顺利的进入密穴中,啪啪!啪啪!啪啪!肉体拍打声…呻吟声传出。 用使命的撞,撞得花心一阵阵酥麻。 [老公…求你饶了我…啊好疼…] 她头疼欲裂,穴儿塞进巨根又插进按摩棒,菊穴又被插的不知什麽东西,冰冰凉凉的。 玩弄着自己的老婆,心理想着,另一个房间内的女儿, 哈哈…早晚儿子腻了!厌了!自己就一剑双雕。